首页古籍探奇》正文
《茶典》:影印古籍飘茶香展新韵
2018-08-22 09:14:12  来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茶典:<四库全书>茶书八种》

 

 

完美契合“茶”主题的封面设计】

 

 

内页版式

 

 

内页版式

 

 

内页穿插的历代“茶”主题珍品书画

中国绵延千年的茶文化博大精深。为饮茶画幅画,能在水墨国画的表达中看到山清水秀的风景。给品茶作首曲,能在古朴典雅的曲调中听出悠远深邃的意境。那么,给茶做本书,应该是什么样子?商务印书馆今年获得“世界最美的书”荣誉奖的《茶典》给出了一个让影印古籍飘茶香、展新韵的答案。

《茶典》以《四库全书》收录的《茶经》《茶录》等8种茶学著作作为蓝本,讲述中国雅、润、清、静的茶文化。古书新作,考验古籍出版从业者如何让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下焕发新的生命力。《茶典》在装帧设计中运用现代设计语言,将温润典雅的中国茶元素呈现在读者面前。

收集与主题相得益彰的图文素材

“我们在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主题中,挑选了喜好人群广泛的茶。最初做这本书,主要是考虑给天下爱茶人做一本‘爱茶人的圣经’。”《茶典》一书责任编辑吴晓梅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2016年年底有了该书策划理念后,就开始了收集素材的工作。

《四库全书》中收录的8种茶学著作,围绕种茶、采茶、制茶、选茶、煮茶、品茶及茶器、茶道等题材,能够比较全面地反映茶文化,最终成为《茶典》的主要内容。商务印书馆在《四库全书》的影印和整理方面有一定基础。为了这次对于部分内容的重新影印出版,出版社又精修了相关文件。

做这本传统文化图书,选择《四库全书》影印本出版,没有加注释,正是对读原典的提倡。《四库全书》内文没有断句、出自不同人的手工抄写,但工整的正楷,能够使人静下心来阅读。

在8种茶学著作中,仅《续茶经》《宣和北苑贡茶录》收录手绘白描插图。编辑为此想到,从历代书画作品中选配一些以茶为主题的佳作作为插图,很快收集到四五十幅作品,其中不乏怀素、蔡襄等名家之作。

作为古籍汇编作品,《茶典》还需要一篇“出版说明”对全书起到提纲挈领作用。“当时我们收到台湾学者龚鹏程手书在一页茶经笺纸上的短文,很有文采,更是一幅上佳的书法作品,于是向龚先生求得一篇手书前言。”吴晓梅表示,这篇前言概述了茶在中国的历史沿革,编辑收到后将其原样影印,与内文的正楷相得益彰。

追求温润素朴的整体基调

图文内容基本选定后,经引荐,出版社找到了曾多次获得“中国最美的书”荣誉的书籍设计师潘焰荣。面对常人看来没有太大设计空间的影印书,潘焰荣提出了自己的设计理念:《茶典》的题材是深厚的传统文化。全书要不露声色地将中国传统文化用现代设计手段去呈现,表达出温润、素朴的整体基调。“《庄子·天道》有言:‘素朴而天下莫能与之争美。’这是我希望本书传递给人的感觉。”潘焰荣说。

8种茶学著作结集于一书中,原书386个筒子页,按现代书籍页码计算有772页的体量。这样的篇幅,如果按照传统宣纸影印成线装书,需要装订成一函七册,用现在的胶版印刷,也很容易做成坚硬、笨重的“大砖头”。《茶典》捧在手中,给人以柔软舒适的翻阅体验,这是潘焰荣有意追求古代文人手卷书本感觉的结果。他认为,每本书的设计都应为文本内容而存在,为阅读而设计。设计过程需要设计师既忠于文本内容,又能对自我发现有所强调。

“影印图书因为固有的文本使设计师无法按照常规文本的结构方式去试图改变。设计师应该基于这个题材的实际情况,思考如何按照当代读者的阅读习惯去进行设计。”潘焰荣表示,自己经常和朋友聊天,谈论到设计“度”的问题,除了说到“设计过度”这个问题,其实很重要的一部分也在探讨传统文化与现代视觉设计的关系“度”。

“在第一次与潘焰荣老师交流时,我们脑海里就有了装帧设计的雏形,要用现代设计语言,做成一本柔软轻便的图书。”吴晓梅表示,为了达到最佳阅读体验,纸张的选择成为关键。经过反复比较,最终确定了用印刷《圣经》的俗称“圣经纸”的纸张印刷内文,这也正好契合了“爱茶人的圣经”这一主旨。选择50克纸进行打样,书脊厚度最终被控制在3厘米,让一册书握在手中,既有一定分量,又能平整摊开。

采用现代设计语言的古今交融

“《茶典》这本书给读者的第一印象是其貌不扬,整体设计上不会给人以很夺目的感觉,但它温润典雅,不露声色。”潘焰荣这样评价自己的设计作品。

最能体现“雅、润、清、静”韵味的,是《茶典》的封面设计。封面素净得只有“茶典”两个正楷大字,却非常动人。这两个字是根据欧阳询的字体笔画精心设计出来的,苍劲古朴的字体大气地诠释了“茶”这一中国文化的底蕴。

封面独具匠心之处还有,舍弃硬皮护封的精装做法,选取了墨绿色水洗牛皮纸作为封面材料。封面上“茶典”二字,采用了传统凸版压印的工艺。潘焰荣以封面材料为基础色,调以专色,在色彩色调上契合了“茶”的主题。

正如2017“中国最美的书”评委会对《茶典》的评语“采用现代设计语言阐释古老的茶典”,《茶典》对于传统影印古籍的形式有保留借鉴,更多的则是通过现代设计语言进行突破和创新。比如书籍的翻阅形式,保留了传统古籍的中式翻身,将每一页内文都保留了完整的书口(中缝),但是没有保留筒子页的形式。又如,影印原典是对传统要素的保留,装订上则舍弃了传统古籍线装,采用了空脊软精装的方式。

另外,在选择古代书画作品制作插页时,《茶典》选用宣纸印制,既朴素,又与古籍影印内容相匹配。比较特别的是,潘焰荣精选9幅中国历代“茶”主题珍品书画作为插页时,舍去了画面的整体感,不完整展现书画作品,而是将氛围营造放在首位。9幅图片中有一张放于扉页前,另外8幅图片通过现代特别的折叠方式穿插在文本里,配上作品说明,增强了阅读的体验感。

不为读者所知的是,从装帧设计理念到制作出成品的过程中,正是书画插页的制作给大家出了一个难题。在设计插页时,潘焰荣将原本的拉页通过折叠和装订形成左侧筒子页、右侧递进切口的样式。在做样书时,插页折叠成的筒子页常常不小心被机器给切断。结合宣纸印刷的特殊性,出版社决定单独印刷其中的插页,由手工折页后,再装订到书中。折页时参照的规矩线被一毫米一毫米地调整了数次。在此过程中,宣纸的柔软给装订带来了容易移位的问题,最终通过让工人在切口位置多刷一层糨糊来定位,才解决了插页装订的问题。

从最初构想到制作出成品,《茶典》装帧设计经历了5个月时间的反复尝试与调整。《茶典》进入市场后,受到了读者欢迎。出版社根据读者提出的需求不断进行改善,今年7月下旬上市的第四次印刷版《茶典》,在龚鹏程手书前言后增加了前言以及8种茶学著作提要的排印版,以方便读者阅读。

 

责任编辑: 四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