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印企管理》正文
京师印务的用人之道
2017-09-14 08:22:13  来源: 科印网

京师印务隶属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从历史根源上讲是一家老牌国企, 2008年完成混合股份制改造,实现了跨所有制的股份制改造,改造后的京师印务加入了民营资本,对市场动向的敏感度提高了。基于此,2010年,京师印务主动找到北大方正电子公司寻求合作,与其共建“高速喷墨数字印刷示范基地”,基地发展至今,京师印务已拥有3台方正高速喷墨数字印刷设备。

我们总说印刷企业面临人力成本、环保成本等一系列的压力,但却从未有人真正统计过这些压力到底有多沉重,据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数据来看,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已经从2011年的1160元/月调高至1890元/月,预计2017年还会继续攀升。这样的调整幅度对于印刷这类微利行业而言,可谓倒逼印刷行业严控用人成本。

京师印务最高时期达到过360人,在此基础上还要另雇临时短工。2013年,我到任京师印务时的第一项工作就是缩减人员,整体压缩至200人以内,并将印刷行业用人最多的印后装订环节压缩至90人,其中还包括门卫、司机、搬用工。当然,我们并非一味地裁员,不顾生产进度。配合着人员压缩,京师印务还独创了一套人员流动机制,以装订为例,我们拥有折页机、圆盘机、胶订机,我们要求员工多专多能,哪道工序缺人,其他岗位的闲置人员必须服从安排前来帮工,先从学徒干起,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培养了一批能同时开2~3种印后装订设备的骨干人才。

印后如此,印刷环节亦然,2014年我们对印刷环节进行调整,将当时单页印刷车间与轮转车间合并成为传统印刷车间,以我们的业务为例,这两种机型的淡旺季有时间差,如轮转生产忙、单页印刷空闲时,我们就把轮转班组组拆成两班,将单页印刷的人插进来做助手。

因为此前轮转车间和单页车间是相对独立的,哪怕轮转车间忙到四脚朝天单页印刷车间也不会过去支援,我们为了完成任务量还要给轮转车间单独雇临时短工,管吃管住,180元/天也很难招到人。

而将人员打通使用后,员工的积极性更高了,毕竟他们的绩效考核更加多元化,配合着新的用人办法,京师印务内部设置了技能考核小组,可以为同一人定多个岗位、级别,比如某位员工在轮转机上是领机,在单张机上同样能达到领机的水平,那在两种机型上都能拿领机的工资,用计件的方式激发员工的学习欲望和工作动力。

京师印务的考核小组会定期为员工组织岗位、级别考核,帮员工找到合适的位置。这样的调整后,我们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员工达到了多专多能,整体生产在保质、保量的情况下可以尽可能地压缩闲置人力,此外,用绩效考核留住了一批热爱技术、善于钻研的员工,这为我们推广高速喷墨印刷技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目前,京师印务的高速喷墨数字印刷板块也在采用该模式,但由于数字印刷所需技术要求较高,京师印务高速喷墨数字印刷部门的人员处于内循环中,还未与传统印刷部门打通。

而在引入高速喷墨印刷设备后,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因为人工成本的问题,我们从360人压缩到了200人,其中压缩得最多的是印后装订环节,这期间我发现对比传统轮转技术,传统单页式书刊印刷机利润贡献率不高、印后配页用人颇多且耗时,个人认为,未来传统印刷行业或许会因为人工成本的限制,渐渐自主缩小传统单页书刊印刷设备的使用率,但同等数量的业务又必需要有一个出口,届时,将会是喷墨轮转印刷设备的机会窗口,因为喷墨轮转印刷技术所印出来的图书是按顺序自动码放的,不用后期配页,可以实现直接装订、成书。

传统单页印刷设备的萎缩也将会推动出版社深入贯彻按需出版概念,相信在不久的未来,这将是产业链下游倒逼产业链上游去转变的典型案例。也正因此,京师印务短期内将不会再对传统单页书刊印刷技术做更多资金投入。

与此同时,京师印务还会着眼于精装拓展,当下人们的阅读方式在改变、图书的呈现载体也在变,以往我们所提及的数字出版早已变成了融媒体出版,正如一些出版社在确定选题后会选择利用电子书、有声读物等形式率先传递给读者,待读者认同并形成市场需求后,才会有选择性地购买纸质图书珍藏,这便是大家所谓的融媒体出版对印刷行业的冲击,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部分的冲击会影响一部分的平装书,同时也会带来一定量的精装业务增长。精装技术混搭数字印刷技术将会是未来印企的一条出路。

 

责任编辑: 海闻